广洋湖的爱情往事[中](连载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9
  • 来源:湖南生活网_湖南人的网上生活家园

  以姜玉秀的脾气,以她对自己深爱的程度,肯定眼里容不得沙子,那最终的结果:他们肯定是分道扬镳。

  身体越来越乏力的刘得志,越干越怕自己不能撑到终点。不知为什么?原来很湿润的航道也变得干涩,而且越来越涩,他不得不停下来,搂住温柔的问她为什么?

  刘得志记得明天是礼拜天,很不解,忙问为什么?

  ……

  刘得志上床前充满信心,他懂得床头吵架床尾和的真正涵义:那就是相爱的男女有心满意足的快乐享受。他心里明白:关键在此一举,关键在此一战。

  姜玉秀一把按住道:“你今晚不把话说清楚,往后不要碰我一次。”

  他想姜玉秀会同意会接受的,因为她多日没有得到鱼水之乐,迫切的心情可想而知,今晚是尝试新的恩爱模式的最好的契机。

  刘得志在刷牙时,陡然想起昨晚的陈兰兰,不知今天情况如何?他决定打个电话问问。

  刘得志听见姜玉秀这话很有意思,令他想入非非的要去抚爱她的大门。

  “到现在不回来,就不要再回来了。”姜玉秀气着骂着并把手机关了。所以,等到后来刘得志回来大呼大叫的,姜玉秀始终没有理他。

  刘得志听到这句话,好像又是一语双关、深有含义,心里在猜度:姜玉秀是说夜深了很累,还是怀疑自己干过不光彩的事很累。也许是自己在多想多疑了,弄得草木皆兵吧!

  原来,刘得志走后,姜玉秀心里一直忐忑不安,害怕他出什么事,期盼他早点回来。可左等不回来,右等也不回来,等了将近一个小时,她才听见门响。

  神经绷了两个多小时的姜玉秀坐在床上,没有与刘得志说一句话。等他忙完一切上床便关了灯,毫不顾忌的就把手伸向刘得志。

  不知不觉中,姜玉秀也觉得自己身体起了某种变化,首先是有所期待的心情有点烦躁不安,后感到身体有些疼痛感。

  “天下男人多得是,不在乎你一个。”

  刘得志吃着虽已凉的荷包蛋,心里乐滋滋的。他明白,昨夜的努力没有白费,三个荷包蛋是慰劳,更是姜玉秀对自己的最高奖赏。(待续)

  “你说的,我走了。”说着,刘得志装着要走的样子。

  刘得志长长伸个懒腰,觉得自己心情很舒畅。昨晚的一夜情落幕了,姜玉秀与自己的冷战也结束,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,可一切又是那么完美。

  她想去开门,可一犹豫门也不响了,出去打开门观看时,见不到刘得志的影子,猜想大概是路人在捣乱。

  刘得志心想一声好,闯进卧室里,摸索着开了灯,见到了姜玉秀,一颗悬着不安心的才彻底放下来。

  早有准备的刘得志还是吓得一跳,想不到姜玉秀动作这么快,而且这么直接。

  刘得志听后心绪不定,等了半天,陈兰兰也没有回。这时,他才明白刚才陈兰兰的话是托辞。

  他见这种恩爱方式可行,于是一路吻下去,到了小腹处,轻拢慢捻的拨弄着温泉口的小樱桃。

  刘得志抚摸着姜玉秀的胸脯边想着,是越想越后怕,如果真有那一天,自己该怎么办?他告诫自己:一定要冷静,会有妥善的处理办法的。想到这儿的刘得志决定先上马再说,边干边想应对之策。

  “我夜不归宿,还不是你害的。”

 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情场高手,没有摆不平的感情纠葛,关键要抓住女人心理,抓住女人情感的七寸。

  “你敢。”姜玉秀说着就来捉他。

  “我害的,我不是大门敞开了,你不进怪谁。”

  姜玉秀被挠得直笑,醉眼迷离道:“亲爱的,你手中的樱桃叫什么?叫桃花岛。”

  电话打通了,好长时间没有人接,刘得志很后悔,觉得不应该打这个电话。就在他懊恼不已时,陈兰兰的声音传过来了:“得志哥,对不起,在洗衣服开始没有听清。我在忙呢,等会儿打给你。”

  躺在床上的姜玉秀对刘得志很不满意,觉得他的冲击力不够,而且能感觉出他的软弱无力,没有那种硬实的充盈感,她想要的享受可望不可及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外面始终没有动静,姜玉秀害怕了,怕刘得志想不开。于是,她上街找了几圈都没有见到刘得志。她想打电话,一摸口袋没有带在身上,心想回家再打吧。

  他顾不了这些,到家门口时他大吃一惊:不知何故?外面的大门敞开;再进里屋,卧室的门也敞开着。

  全身乏力的刘得志贴着姜玉秀,以为消退的激情会暴涨。他又去想象,可再这么去臆想,还是无济于事。

  等了很久的姜玉秀见刘得志没有动静,气得要穿上衣服被刘得志一把拦住。她急了道:“深更半夜的,还不让人睡觉?我明天还要上班。”

  刘得志说干就干,没有像往常一样,首先去抚爱而是直接去吻姜玉秀的她的舌。饥渴中的她有拒绝,感到很新鲜也很刺激,回应着他的吻,是很笨拙的与刘得志的舌搅拌在一起。

  “我是想跳的,可一想到你的大门没有人守,我就回来了。”

  此时的姜玉秀手里正拿着一把剪刀立在床前,先是满脸怒气,待看清进来的是刘得志,把剪刀一扔,没有与他说一句话,出去关上里外大门。

  姜玉秀见刘得志的身体一切正常,原来的怀疑和疑惑倾刻打消。她没有说什么,只悄然地脱下衣服垫在自己臀部,等待刘得志懂得她的意思来亲热。

  回到家的姜玉秀,索性里外门都开的。心里又害怕心怀不轨的人伺机非礼她,着急的去找剪刀,找了半天才找到,不想把打电话的事忘了。

第044章 奖赏三只荷包蛋

  陈兰兰害羞的等了好久不见动静,抬头时屋里已不见刘得志,她囫囵吞枣的穿着衣服,跌跌撞撞下楼,“西田小区”哪有人影。

  其实,刘得志就猜透姜玉秀的心思。所以,他上床之前就酝酿自己的激情,先把姜玉秀想象成玉蝴蝶,可不行,后来把她想象是姜水妹还真行,全身瞬间激情澎湃。

  2016年01月15日修改於苏州卧香斋

  “想这些无用的干吗,现在最重要的是恩爱之事,是给她的快乐是大事。”想到这些的刘得志忽然有了主意,他要打破常规,不走几乎一成不变的恩爱程序。

  第二天,刘得志起床时已是十点多钟,他没有见到姜玉秀,瞧到卧室床头柜上碗里的三只白莹莹的荷包蛋时,才想起她去上班了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刘得志随即手就覆盖住隆起的山丘。“这是女人快乐的按钮,不到万得已时不能启动。”

  刘得志走出小区,没不敢多想,急匆匆往家赶,过马路时,由于没有注意,差点撞到人家轿车。要不是人家车子速度不快、刹车及时,他就是不死也是半身残废。

  他想如果自己再临阵逃晚,他俩的冷战不能结束不说,再追究自己今晚的行踪,与玉蝴蝶的关系肯定会被发现,那后果肯定很严重。

  姜玉秀见刘得志下来,现在又问她为什么?她忍住焦躁的心很心疼的道:“你可能很累了!”

  刘得志有意往后腾,不想还是被她逮住催促道:“别磨蹭了,快点上马!”

  姜玉秀不相信刘得志说的话,嗔笑道:“你怎么不跳?”

  他记得自己还在朦朦胧胧睡觉时,姜玉秀对他说:她去上班了,今天是沙沟镇的大喜日子,公司领导叫他们参加庆祝活动,并叮嘱:荷包蛋的碗放在柜头上,要趁热吃了。

  刘得志听到姜玉秀这一语双关的话,明白今夜与她恩受的行动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而且是必须发。

  刘得志见姜玉秀有点掩耳盗,但不好直接去强攻她的堡垒,害怕适得其反,于是一半真一半假道:“我进不了大门后没有办法,往东一直走到东荡大桥。真的,要不是想起你平日对我的好,我就真有可能跳河自尽了。”